吉林新增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曾与丈夫旅居美国


彭志勇:有意大利北部的医生问我,病人数量增加后,ICU应该如何运转?我说ICU的床位可能会不够,你们要准备很多床位,准备很多医生、护士和防护用品。他们医院的ICU本来有20张床位,后来做了计划,要把ICU床位增加一倍或两倍。

不过国外的医生和科学家也在进行相关研究、临床试验。像法国,现在病人很多,再过一两个月肯定就会有结果了。临床研究其实不难,对国内的科学家来说,病人数量急剧减少,所以临床试验受到了很大影响。但病人数量减少是一件好事,这说明我们遏制疫情的措施是有效的。

病例14为中国上海籍,在法国旅行,3月13日自法国出发,经日本转机后于3月19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,期间出现症状。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

赵剡:不知道什么原因,国外的医生对防护不是很重视,特别是口罩的问题。无论法国还是意大利,大家都承认医护人员得戴N95口罩,这说明他们知道戴口罩可以降低感染率,承认接触患者时要戴口罩保护自己。但他们会说,不是医护人员就不要戴口罩,这是目前和国内医学专家最大的分歧。

▲案发现场 业主供图

同样租住在该小区的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居住在该小区的7栋,案发地是6栋。

新京报:与国内的新冠肺炎患者相比,国外患者的临床表现发生了哪些变化?

而且一旦隔离了,或者一个城市封城了,不太可能调动其他地方的资源为这一个地方服务。他们会说在中国,湖北这一个省封了,全国都给你们运吃的喝的。确实也是这样,这段时间我们吃的食物都是全国各地捐过来的,假如只能靠湖北自给自足,估计我们早就饿死了。但在国外,比如说法国封了,谁给他们送吃的喝的?

治疗方面,现在仍然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,大家都在不断摸索治疗方法。

新京报:除了戴口罩,国内的一些经验会不会不太适合西方国家?